当前位置:首页/人才之窗人才故事

忻怡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04 11:12:42浏览次数:

上下求索,追无止境
 
 ——记普陀区海洋﹝民间﹞文学工作室主任忻怡

刘文吉   刘浩
     
  人物名片 普陀区文广局海洋﹝民间﹞文学工作室主任,研究馆员,普陀区文联副主席,普陀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舟山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非遗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舟山市第三、第五届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有突出贡献人才、普陀区首届拔尖人才,历届优秀专业人才。

  忻怡不仅是作家,更是地地道道的文化普及者;他没有上过大学,却已经是教授级的人物;以前他是普陀区重大节庆文化活动的策划组织者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开拓者领跑者,近年来,又潜心致力于海洋文化的传承和创新。
   
自学路上辛勤跋涉者
 
  一个没在大学殿堂念过一天书的放牛娃,一跃成为了现在的研究馆员,相当于大学里的正教授。忻怡是普陀区文化系统取得正高职称的第一人。
    一次,忻怡去杭州开会。有人跟他闲聊,“忻怡老师,您是哪所大学毕业的?”忻怡气定神闲地回答说:“我啊,上过‘牛津’,读过‘早稻田’。”“啊!留学两个国家啊!”大家都投以羡慕且崇敬的目光。但经他一解释,人们都被那幽默的自嘲逗得开怀大笑。
  所谓留学“牛津”和“早稻田”,是因为他放过牛,又当过农民。由于家庭原因,忻怡读完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怀着强烈的求知欲,“骑在牛背上,迎着朝阳,手里拿一支短笛,屁股底下垫着一本旧书,放好牛,就在草地上静静地看起书来……”忻怡回忆说。
  “我从小有个志向,不愿就这样过一辈子。”1978年,忻怡的志向终于出现了曙光,那年,高考恢复。至今,忻怡刻苦学习的情景记忆犹深。“劳动的时候,我总是随身携带着英语单词本,一边挑着担子嘴上却念念有词,别人总会投来异样的眼光;高考需要考历史与地理,所以我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横七竖八贴满了各种纸条;夏天到了,蚊子太多,于是拿了一只瓦罐灌满井水,脚伸进去泡着,凉爽还不怕蚊子咬……”忻怡还珍藏着当初考大学时的准考证和体检单。
  事与愿违,三次高考次次过线,却没能跨进大学校门,其中两次成绩远超分数线,就因父亲在抗战时期当过国民党军医而未被录取。他痛苦过、彷徨过,但梦想和追求并没有被击垮,决心以靠勤奋改变自己的命运!
  1979年,登步中心学校选拔代课老师,忻怡也参加了。考英语、语文,忻怡得了第一,顺利当上了代课老师,同时教6个班的英语,还兼任音乐、美术等课程。一教就是五年。教书是忙碌辛苦的,忻怡却甘之若饴,对他来说,仿佛是跨入了大学的门槛。他刻苦攻读大学英语课程,并阅读了大量的中外文学名著。一只困蛹为日后破茧化蝶积蓄着能量。
  2010年10月,杭州。浙江省文化厅高级职称论文答辩会上,苛刻、严谨的专家们不但惊诧于忻怡传奇般的人生经历,更为他扎实的群文理论水平和丰厚的实践经验所折服,全体21位评委无一例外都给他投了赞成票。这在有史以来的评审会上都是难得一见的。
   
文学艺术殿堂努力攀登者
 
  1983年,登步乡要成立文化站,站长一职一直找不到合适人选。但乡长慧眼识珠、力排众议,硬是做主让忻怡担起了一个乡的文化工作。这是忻怡迈上新台阶的起点。此前,忻怡吹拉弹唱样样在行,还懂一些文艺创作。所以搞文化工作,忻怡得心应手。1985年,普陀区文化馆文学辅导干部空缺,文化馆长到处找人,筛来选去最后选定了远在登步的忻怡。无奈乡领导怎么也不舍得放走这个好不容易才觅到的宝。求贤若渴的馆长,只得三上小岛,才总算是说服了当地领导,把忻怡借调到普陀文化馆。
  基层的磨炼,让忻怡更加懂得文化来自于生活,他说,17年的文化站和文化馆生涯,是自己文学孕育和打基础的过程。“文学创作辅导干部,是‘万精油’干部,什么都要写,小说、散文、诗歌、小品、快板甚至单位材料等等,但这是一种总体的提高。”忻怡这个时期的代表作《老婆丢了》获得了省戏剧小品邀请赛一等奖,还在央视“梦想剧场”进行了录播。
  此外,忻怡在此期间招收社会文学青年举办了数期文学讲习所,一年一期,每期20多人。同时,担任文学期刊《普陀文艺》主编,培养了一大批当地的文学作者。迄今,弹指已是三十个年头。
  这些年来,忻怡主编、撰写了上百万字的非遗书籍,出版了散文、小品论文和诗歌五本专著,获得了省以上各种奖项80多个,其中一等奖就有20几项。这是他不向命运低头、刻苦努力、不断进取的结果,也是生活给他最好的馈赠。
 
群众文化活动成功策划者

  2002年,忻怡到普陀文化局里当文化科长,策划并组织了从第一届到第三届大型节庆文化活动“中国沈家门渔港国际民间民俗大会”。
  “作为文化科长,策划民俗大会、制订活动总体方案,义不容辞。主持词等文字方面,都是我执笔的。给领导们审阅的方案,常常要经过无数次修改,以致弄得废寝忘食甚至通宵达旦。以‘格调高雅健康、氛围喜庆祥和、民间特色鲜明、渔乡风味浓郁、大小活动穿插、亮点绝活纷呈、推出渔港品牌、打造渔都名片’八句话48个字作为首届民间民俗大会的主题和立意。”
  “几届活动下来,普陀区挖掘了像舟山锣鼓、跳蚤舞、滃州走书、高跷跳蚤、龙灯、船灯、马灯、舞龙、舞鱼、渔鼓、螺号等具有浓郁渔区海岛特色的民间民俗传统文艺表演项目;开发打造了像桃花会、渔家婚庆、渔家服饰、海洋卡通等丰富多彩的渔家礼仪习俗和渔家风情;为了达到民族传统文化的交流融合的目的,我们会到各地去邀请全国有名的民间表演绝活来沈家门参加大巡游和演出,如东北二人转、吴桥杂技、四川变脸、河北秧歌、安塞腰鼓等。这些民间艺术的瑰宝,震撼了人们的心灵,开阔了人们的眼界。”
   “民间民俗大会期间,应邀来沈家门的世界和全国各种民间文艺团队上百支。这些国内外艺术团队不但带来了他们当地的风土人情,也带来了全世界的文化以及观念、思想和现代文明。人们的文化视野大为拓展,文化的欣赏能力大大提高。”
  民间民俗大会目前已成为普陀标志性的重大文化活动之一,为了从理论上总结民间民俗大会,普陀举行了两届理论研讨会,忻怡撰写了四篇论文并主编了民间民俗大会论文集。2014年忻怡整理出版了《激情岁月》一书,对我区民间民俗大会等重大节庆文化活动进行了精彩记录和诠释。
 
 
非遗保护工作的开拓领跑者
 
  普陀现在是省非遗保护综合试点县,这里蕴含着忻怡的辛劳。2008年,他组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普查,编写讲义、上课培训,亲历普查。“非遗当时可是新鲜玩意,像人口普查一样,最主要的是要建立一支普查队伍。”忻怡的足迹遍布了普陀大大小小各主要海岛,轮流给当地普查员讲课,传授普查方法。普查结束后,在他的主持下编印了三本80万字的《普陀区非遗集成卷》。“我们每个乡镇街道都出了一本书,非遗的家底基本上摸清了。”
  2009年,利用丰富的非遗普查资源和知识,普陀非遗中心编印了1万多本《非遗日历》,受到人们的欢迎。省里的专家们认为这是一个宣传传统文化、普及非遗知识很好的载体和途径,还作为创新经验向全省推广介绍。“以前日历都是每过一天撕一张,但是一些老百姓拿到《非遗日历》后,根本就不舍得撕,都觉得应该好好保留下来,这就是一种保护意识吧。”
  同时,普陀的非遗工作也得到了区委区政府领导的支持。“有一次,区委书记和区长都在,我汇报非遗工作的时候,就直接说了‘资金有限,放不开手脚’的话。尽管比较唐突,但领导还是对普陀区的非遗表示了肯定,区长说,非遗工作大有可为,对经济发展也有很大作用,一条鱼原本价值5元,或许加工一下,包装一下,取个名字,再联系上相关的故事传说,它的附加值就能提高数倍。”
  当时,区领导就拍板,每年给非遗一定数额的发展基金,也就是2010年开始,区财政每年安排一笔非遗保护专项资金,保证了非遗保护工作的有效开展,也开了舟山市的先河,使普陀非遗保护工作走在了全省前列。   
  非遗保护,目的就是为了传承,别人才能共享。这几年,忻怡撰写主编的《普陀传统木船制造技艺》、《普陀海产品传统加工技艺》相继问世,《普陀风俗》一书也基本成稿,“只有写下来,才会被永久保存、流传下去。”
 
海洋文化永不停息的冲浪者
 
  2013年4月,为充分发挥优秀专业人才海洋民间文学的研究创作和传承,推动普陀海洋民间文学艺术的发展,区文广局成立了全区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忻怡海洋(民间)文学工作室。
  因为热爱,永不止步。在文化领域奋力耕耘了三十年,已是功成名就,按说可以歇口气了。但工作室一开张,忻怡就制定了详细的工作计划,承担起研究挖掘、整理、创作普陀海洋民间文学,指导全区基层文化节庆活动,开展各项培训的重任。
  应邀担任各种文化活动的评选,如普陀好人评选组,文化礼堂专家组,各种征文、演讲活动评委,为文化培训班授课;半年时间就创作了十多首村歌,其中《南岙放歌》荣获省双金奖,入选全国村歌优秀作品并参加中国村歌之星十大金曲评选;为展茅五匠文化艺术节搞策划方案,为东港街道写晚会方案,为灵秀社区、和润幼儿园、海力生集团创作社区之歌、园歌、厂歌,组织渔港诗歌朗诵会等等。夫人不理解,很纳闷,“按理说你是老干部了,应该轻松些了,怎么下乡反比以前更频繁,工作任务比以前更繁重了?”
  彼时,又恰逢文化礼堂建设如火如荼。忻怡作为建设工作指导组专家,专注于当地传统文化的挖掘与打造。他马不停蹄地下虾峙沙峧村、六横小校场村等地方考察、出谋划策。
  文化理论研究方面,忻怡起着火车头的引领作用。在他的指导及帮助下,2013年,区文化馆业务干部有20篇论文参加省征文并取得好成绩。他自己也积极撰写论文,当年就有四篇论文在省获奖。
  文学的梦不灭。一直以来,在紧张的工作之余,他都坚持创作。一部18万字的小说、散文、诗歌合集《路遗》已经完稿,将于年前由中国文史出版正式出版,这也是普陀区作家协会出版的第三辑海洋文学丛书之一。说起普陀作协,作为名誉主席的他,一直与德高望重的作协主席阎受鹏先生保持着真挚的友好关系。区作协这几年成果斐然,新人辈出,受到广泛好评。阎先生常感叹:“区作协这几年能兴旺发达,得益于忻怡、桂珍与我合力组成三驾马车也。”
  近期,忻怡心中策划一台反映家乡美的原创歌舞专场《海岛风情》的念头愈加强烈。这是集海洋文化、海岛风俗生活之美、劳动之美、创造之美、理想之美为一体的大型情景歌舞剧,凝聚了他多年的心血与汗水,现脚本初稿已经成形。他说,“这是他毕生追求的一个文化之梦。”
  一路走来,不怨不弃,劳筋骨,苦心志,都泰然处之,把苦难当作人生的老师。忻怡庆幸自己没做生活的逃兵,而是时刻准备着,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期,也坚信光明一定会到来。正因如此,他才得以又稳又准地把握住人生转折的每个机会。古人云,五十知命。忻怡却说,我不甘知命,哪怕年至耄耋,我也还要上下求索,追无止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