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人才之窗人才故事

朱存跃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04 11:30:51浏览次数:

网聚爱心
——记“2013年浙江杰出青年”朱存跃
文:翁盈昌
 
  在普陀,有支名叫“阿月哥哥”的舟山网络义工队伍。
  7年来,这支网络义工的队伍已拥有14个QQ群,设有10个海岛乡镇联络员,4个定点服务站,义工队伍由最初的25人发展到1800多人,包括公务员、军人、学生、个体户、企事业职工等各阶层人士,组织开展大大小小慈善公益活动320多次,为3万多群众提供各类公益服务。由此舟山网络义工团荣获了“浙江省志愿服务杰出集体”和“首届舟山青春魅力团队”的称号。网络的创办人“阿月哥哥”朱存跃也获得了“第九届中国青年志愿先进个人”、“首届浙江省青年人物”、“2013年浙江杰出青年”、“第三届舟山道德模范”、“2012年舟山魅力人物”、“第二届舟山杰出义工”、“2001-2011年新世纪10年感动普陀人物”等殊荣。
 
80后与“80后”的碰撞
  朱存跃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参加义工活动是在2006年的11月11日。那次,朱存跃和团市委组织下的义工们来到定海劳教所,一位狱友拉着他的手感慨道,在他一年多的牢狱生涯中,除了家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其他来访者。这句话让阿月顿觉做义工很有意义。
  2006年11月的一天,朱存跃等大队人马参加完市义工联组织的一次活动后,经过定海南珍菜场的一座桥,碰到了正在洗桥的殷桂兰老人,大家与她打招呼,称她“洗桥阿婆”。她是舟山的一名老义工,事迹早已广为传颂。“我们是从电视新闻里知道她的。她年纪蛮大了,我们都被她的事迹感动了。一直在寻访她,没想到那一天会遇到她,心情蛮激动的。”朱存跃说。
  年过八旬的殷桂兰老人看到朱存跃这样的80后年轻人很友好地与她说话,问道:“你们是谁啊?”,“我们是义工。”洗桥阿婆很意外也很感动。她说:“下次你们有活动,一定要打电话通知我,让我一同参加。”洗桥阿婆的这句话,使朱存跃有了自己创办一个义工组织的想法。原来,朱存跃加入市义工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因他们的活动都安排在周六周日,而朱存跃所在工作单位每周六都要上班,因此很少有机会参加市义工联活动。
  “要是我们也有个义工组织,就可以随心所欲搞活动,随时随地邀请洗桥阿婆参加了,满足老人的心愿。”这一天,网名“阿月哥哥”的朱存跃,与网友聊天时,说出了想组建网络义工的想法,没想到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碧螺春”和“漫步岛城”两位网友的大加赞赏和支持。于是,三人经过讨论协商,在网上发布了一份招募网络义工的倡议书。想不到报名参加的人还不少,只一星期,就招募了25名义工。义工组织有自己的网站,取名“舟山网络义工”,朱存跃理所当然成为理事长。
   “看看喜欢做好事的人蛮多,而且还是以80后的年轻人为主,我们都很兴奋,觉得也有必要为那些乐意做好事的人创造这样的平台。”朱存跃说。
 
砻糠搓绳起头难
  朱存跃:“我们想去帮助别人,不是想证明自己觉悟有多高,而是觉得帮助别人不仅使别人快乐,更能使自己快乐,这是我们组织网络义工的初衷。”
   “第一次走进福利院,因没有经验,想得很简单,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朱存跃回忆道,“网络义工组建后,我们第一次去定海海山福利院,以为只要把水果和鲜花放在老人面前就行了,到了那里才发现,实际跟我们想法不一样,因为老人不缺水果之类的实物,更需要精神安慰。”
  吃一堑,长一智。“几个月后,我们再次走进福利院时,除了跟老人聊天讲故事外,还给他们唱越剧、表演节目,逗老人笑得合不拢嘴。九旬高龄的张阿婆,边听边抹眼泪。老人们非常激动,拉着我们的手,说了很多话。”
  实践出真知。2007年1月,他们来到了千荷实验学校。这是一所全免费寄宿制义务教育学校,这里的孩子很多来自单亲家庭,有的是失去了双亲,他们很需要精神上的安慰。义工们和五年级的孩子进行结对活动。那些孩子把他们团团围住,请他们讲故事、带他们看寝室,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临走时的一幕使朱存跃至今难忘,一位小男孩趴在阳台上说:“叔叔,你们以后要经常来看我啊!”如今,朱存跃的案头一直珍藏着千荷实验学校的孩子送给他的几张手工卡片,他轻轻抚摸这些简单却真诚的祝福,他说他会珍藏一辈子。
  从此,舟山网络义工成为舟山当地一些敬老院、福利院和民工子弟的常客,常到偏僻岛屿看望留守老人,给老人送去党和政府的温暖。
  朱存跃是桃花岛人,每次回家他都看到那些坐在路边晒太阳的老人,不时朝着码头方向张望,朱存跃知道老人希望看到上岸的人群里有自己的亲人。2007年9月,朱存跃组织大伙买了300多斤西瓜到桃花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由营房改建的敬老院坐落在山上,车子到了山下无法再开上去了,朱存跃他们顶着酷暑把西瓜扛上了山。老人冷清的山居生活,因为这些年轻人的到来而变得热闹起来,看着老人吃西瓜时脸上绽放的笑容,朱存跃心里无比满足。
 
“我也有过退出的想法”
  “一路走来,我们洒下过滴滴汗水;回眸过去,我们留下过感动的泪水。因为年轻,因为激情,因为我们共有的爱心,迈着蹒跚的脚步,我们一步步地前进着,每一次活动,每一次成功,都凝聚着义工的热心、爱心和真心.......”作为义工领头人朱存跃有着太多的感慨。
  是啊,要做成一件事,必然会经历一番曲折和磨难。“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舟山网络义工团遇到了瓶颈;一是活动难组织,二是人员难坚持。个别义工扛不住社会舆论压力,加上工作和家庭的原因,相继离开了义工群。
   “领头的只有我一个人了。不做吧,觉得对不起社会;做吧,又觉得压力蛮大。”此时的朱存跃陷入了困窘境地。因为义工队伍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在舟山已经有了一定影响,吸引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加入,新闻媒体也给予了相当多的关注。然而作为一个自发组织的民间团体,它要坚持,要发展,所遇到的困难,所付出的艰辛,恐怕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几年下来,有不少骨干义工没有坚持下来而流失了。朱存跃说:“那时心里真得很矛盾,把它做下去真得很难。有时为了组织一次小小的活动,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首先要确定计划和目的,要组织义工参加、联系活动场地、要筹集多少经费、购买什么物品……但到头来还要受那些为名利之类的流言困扰。”
  “说实话,我也有过退出的想法,还曾因此喝醉过。”正当朱存跃也想放弃时,有位义工对朱存跃说;“网络义工就是你的孩子,你把孩子生下来了,又想把她扔掉,这样行吗?”朱存跃低着头,沉思着:“做任何事,哪能没有困难呀!”想起那些期盼的眼神,灿烂的笑脸,还有那些充满爱心的网络义工,以及一直都在支持他的朋友们,他想退出的念头渐渐淡了下去。直到现在,他还在义工岗位上继续做着。
  朱存跃坚持了下来。“那么,你靠什么坚持下来?”,“靠的是信念,一种信念,”朱存跃感言,“人生的价值,应该从奉献中获得。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责任,不容我轻易放下。我和我的团队,会继续坚持下去,努力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
 
付出,是精神上的收获
  网络义工进社区、走海岛,举办义捐义卖活动、看望孤寡老人、和民工小学的孩子们联欢……他们的足迹踏遍千岛之城,谱写一曲曲人道主义的赞歌。感动别人,也被别人感动。汶川大地震后,义工们组织了一次在定海海山公园的义卖活动。“当时义卖的只有气球,”朱存跃回忆说,“因为舟山是个小地方,原本大家没抱多少期待,没想到,活动结束后一数,居然有7万多元,一听说这个数字,大家当场热泪盈眶。”
  作为舟山市正源标准件有限公司计划预算中心副主任,在网络义工发起阶段,朱存跃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但他每月总会拿出几百元作为活动捐助等支出,好在每次活动都能得到大家的响应,队伍也越来越大,逐渐把做好事养成一种习惯。厂里同事也一直鼎力支持朱存跃,有时候义工活动和上班时间发生冲突,他们二话不说都会替朱存跃顶班,平日里集资捐款做义工更是少不了他们的份。小朱的父母也很支持儿子的行动:“年轻人出去做好事,当然好。”
  做义工是一种行动上的付出,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收获,但如果在做义工的过程中能找到一位人生伴侣,则无疑是最意外也最甜蜜的“收获”。作为义工领头的他,经人介绍认识了一名支持义工活动的女孩儿,去年已与她结成伉俪,岳父也经常为他们的活动捐款。另外,让朱存跃感到自豪的是,在“舟山网络义工”中,至少有15对夫妻是因为在一起做网络义工而相识相知相爱的。
  朱存跃说自己做的都是平凡事,“自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做的事也很微小,就像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我只想平静地做些该做的事。”有位不知名的义工对笔者说:“开始时我们只是抱着尝试的态度,在阿月哥哥带领下,慢慢被他的善行感动,这种善行带给大家的快乐是我们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另一位网友在网站上留言:“小善大德,笃行不倦……原来付出不需要轰轰烈烈,不需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简单的关爱,简单的问候,就可以给别人带来快乐!”
  愿情满千岛,爱心永恒。
 
 \